张家港又有了汽车厂,宝马集团和长城汽车的选择


时间:2019-12-13 02:15 来源:商业新闻视频网

原标题:张家港又有了汽车厂,宝马集团和长城汽车的选择

原标题:张家港又有了汽车厂,宝马集团和长城汽车的选择

他们如何通过光束汽车打造合资股比开放之后的合资新模式?

光束汽车之前

展开全文

上午十点钟,当接动现场的时候,入口处众多当地百姓站立在那翘首往里观望。此情此景,在外人看来并无任何异样的感觉,但对于当地人来说却有着另外一层意义——张家港终于又有了自己的汽车厂。

宝马集团和长城汽车为了这次合资公司奠基,力邀国内绝大部分重要汽车媒体人见证,他们惊叹于张家港人的城市建设之美,惊叹于张家港竟然位列全国百强县第三的位置,全然不知这个县级市曾经有更高名次,当然更不知道张家港曾经有过颇为辉煌的汽车工业。

1970年代中期,张家港市还叫沙洲县,那时乐余公社一个叫宋连根的农民创办了后来享誉大江南北的牡丹客车,也就是当时风靡中国的中巴。除牡丹客车外,1980年代,这里还有生产沙洲、友谊、杜鹃、春洲等多种品牌的中巴汽车公司,一时间,张家港成为中国的中巴重镇。

1990年代初,据说,丰田汽车曾经要和牡丹客车合资,但当时的地方领导觉得牡丹客车生意红火,根本不需要和外人合资来分享自己的果实。反而在当时举国上下组建企业集团的热潮下,由政府之手将原本自由竞争的集体或国有客车公司捏在一起组建了江苏牡丹汽车集团,然后由最弱小的春洲客车总经理出任董事长、总经理。

此举的结果表面上看是消灭了本地车企原本良性的竞争,但因为管理混乱、产品质量下降,更想不到产品升级换代,竞争力越来越弱。牡丹客车集团式微之时,宇通、金龙这些客车企业开始诞生并开始辉煌。

进入21世纪之后,张家港的龙头企业比如华芳集团、沙钢集团都曾经被政府要求拯救牡丹集团,但已经无济于事。多年以后,在牡丹汽车雨打风吹去后,沙钢集团2017年投资了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算是给张家港人的汽车梦涂上了一层温暖的底色。

一度,大概在2011年左右,东风悦达起亚准备兴建第三工厂,张家港成为韩国人的目标。但当张家港兴师动众已经为第三工厂选好址拆完迁并且三通一平之后,盐城最终还是把第三工厂留在了当地,张家港成为了韩国人与当地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

尽管这里有诸多为上海车企配套的国内外零部件大公司,但汽车整车产业在张家港依然是个梦。如果不是当年的拉郎配,如果让市场推动竞争,当年的牡丹客车或者说其他车企很大概率上不是今天消亡状态,也或许有可能从中还能生长出乘用车公司。

这毕竟都是假设,回到现实中来,1984年成立的长城汽车在强人魏建军领导下已经成为中国著名的民营汽车集团,它已经强大到能够吸引宝马集团的青睐,愿意与它在21世纪的今天组建完全不同于以往合资模式的新合资公司。

各方热情高涨

张家港是幸运的,它由此有了自己土地上的乘用车整车公司。更幸运的是,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公司,但也不是简单的某家汽车公司的生产工厂,它是国内汽车行业合资股比放开之后首个合资项目,它有自己单独的名称——光束汽车公司, 这里面蕴含着深厚的含义,意味着众多的开拓性。

2019年11月29日,在光束汽车举行盛大启动仪式的当天,《张家港日报》专刊介绍这个项目,而在它落地的张家港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介绍上,则给外来嘉宾介绍了著名的“团结拼搏、负重奋进、自加压力、敢于争先”的十六字“张家港精神”。

无论是宝马集团还是长城汽车,恐怕都会受这种精神的感召。张家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已经没有足够的土地容纳光束汽车,但经过努力,得以扩展,地方政府为此准备开辟占地5000亩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其中,光束汽车一期占地大约930亩。

2018年7月,在中德两国总理见证下,宝马集团与长城汽车签署50:50的合资协议;8月,光束汽车落户张家港市协议在南京签署。这个消息不仅让张家港政府感到振奋,更让当地百姓感到振奋。

张家港不乏世界500强企业投资的工厂,但像宝马集团、长城汽车这种家喻户晓的汽车企业来这里投资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遍了全城。而当被圈定的光束汽车建设地块上迟迟没有动工的迹象,也让当地的人们忧心忡忡。

现在终于尘埃落定。

江苏省常务副省长樊金龙说,光束汽车项目开创了中国汽车产业开放合作的新型范例,也必将为苏州乃至江苏省产业转型升级注入强劲动力。

苏州市委书记蓝绍敏说,这“在苏州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壮美画卷上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张家港市委书记沈国芳则将之高度上升到“张家港勾勒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一个‘里程碑’”。

启动仪式现场,合资双方代表同样热情高涨。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说:“光束汽车项目将会是中国汽车发展史上质量最高、最具创新和影响力的中外合作典范之一。”

宝马集团分管财务及中国市场董事彼得博士(Dr. Nicolas Peter)在下午的发言中说:“我们将与长城汽车一起,为汽车工业历史中的电动化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两个人都用了大词来形容这次合资,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新合资模式?

他们一致表示,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联合研发、中国制造、服务全球顾客”。这种合作主要不是简单将国外车型本土化生产,最关键的是双方将联合研发生产未来MINI品牌电动车及长城汽车旗下新产品。

联想到戴姆勒同吉利合资准备在电动化上为一直是亏损专业户的smart品牌一搏的情景,那么宝马集团敢于将盈利的MINI品牌的电动化同长城汽车一起来通过光束汽车推进,就更加难能可贵。

照亮MINI未来

宝马为什么选择长城?

宝马集团研发董事傅乐希

宝马集团研发董事傅乐希(Klaus Fr?hlich)在当天下午的记者会上说:“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双方的能力互补,尤其是长城汽车对整个汽车价值链有深入的了解,有成功的增长经验,同时也有非常高效的生产和制造流程。”

根据江苏省发改委批复11月21日批复的文件显示,光束汽车生产基地项目拟开工时间为2020年,拟建成时间为2022年。项目总投资约51亿元,建设规模为年产16万辆。

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张家港为此还准备了1000亩地供纯电动汽车的生产使用。而所有的参与方显然更加重视双方共同研制和生产未来的MINI电动车。

傅乐希认为,从宝马集团战略动因和战略逻辑来讲,中国市场是最大的市场,而且也是高度城市化的市场,在这样的市场当中,MINI品牌具有巨大的潜力,但是要想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本地化和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前提。

他说:“我们希望借此机会能够进一步地开拓MINI品牌在中国的市场,另外也可以通过与长城汽车合作,来学习如何让我们的小车一方面保持它的豪华特性,同时又能实现亲民的价格。”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在宝马集团的“全新第一战略”中,MINI品牌战略性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关键要素是必须实现在中国生产纯电动MINI汽车。这也符合宝马集团始终遵循的“生产跟随市场”原则。

在英国,MINI品牌在牛津的工厂已经于2019年11月开始生产首款纯电动MINI汽车。这也是继2013年的i3之后,整个宝马集团推出的第二款纯电动车型。

未来, 光束汽车也将开发和生产的MINI电动车。随之,宝马集团也将开始“在中国,为中国”生产MINI汽车,而联合开发和生产的创新模式还将为MINI带来规模效应。

宝马集团已经在中国制定了“2+4”战略发展路径,4指在ACES新四化领域的本土研发和联合创新,2指BMW和MINI两大品牌。光束汽车项目是MINI品牌的新里程碑,也是“2+4”中国战略落地的新里程碑。

2018年,中国成为MINI汽车第四大市场,共计交付超过2.9万台MINI汽车。而新来的光束汽车已经蓄势待发,正像一束光,照亮了MINI的未来,特别是电动化未来。

合资更加纯粹

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光束汽车的合资模式创新还有一点就是,产品将会按照品牌不同,通过双方股东既有的经销商渠道来销售,即合资企业不会单独再去建立新的销售渠道。如此,双方的合资合作就更加纯粹。

可以这么说,在新的模式下,光束汽车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资源互补与合作双赢,充分发挥股东双方在资源、效率、技术、品质方面的优势,从研发到生产展开全方位合作,而不会产生当下诸多合资公司的那种潜在的冲突。

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谦虚地表示,长城汽车虽然已经有几十年的发展历史,但依旧是汽车行业的新兵,而宝马集团是长城汽车的前辈和老师,在新能源领域,长城汽车要借助宝马集团的力量。

同时,他认为,对全力推动全球化的长城汽车来说,和宝马集团的合资,对其全球化战略是强有力的支撑,可以更多地向宝马集团学习在技术、国际市场运营和对全球法规理解方面的经验。

虽然如此,魏建军也同样认为,选择与宝马集团合作,基础还是平等、互补,最重要的是要整合双方优势资源,光束汽车是实力派的强强联合。

光束汽车董事长、长城汽车高级副总裁赵国庆

光束汽车由6人组成董事会,董事长由长城汽车委派,第一任董事长为长城汽车现任高级副总裁赵国庆;副董事长由宝马集团来任命,他是宝马集团高级副总裁傅耀博士(Dr. Rainer Feurer)。

其他董事会成员包括: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高乐、长城汽车高级副总裁胡树杰、宝马集团高级副总裁韩磊(Udo H?nle)和长城汽车生产副总裁孟祥军。

管理团队由董事会来任命,他们分别是首席执行官赵胜广、首席财务官韦德明、首席技术官博涛和首席运营官赵兵。人员任免充分整合双方优势资源,比如首席技术官来自于宝马集团,而负责生产技术和生产流程的首席运营官则来自长城汽车。

当天下午在张家港市沙洲湖酒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光束汽车的董事会成员和核心管理人员悉数对外正式亮相。

此后,宝马集团研发董事傅乐希在当地官员陪同下前往张家港市城市展示馆参观。这显然将进一步加强其对光束汽车选择落后张家港的信心。

张家港,境内文明发展史至少已有8000年之久,建县史可追溯到1700年前晋代所置的暨阳县,有着丰厚的建城历史与灿烂的暨阳文化。

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始,张家港境内地域一直分属江阴、常熟两县管辖,北部沙洲积涨成陆后,有一部分地区一度属南通县。

2020年10月,长江上最长的公路铁路两用大桥,张家港人称为张家港长江大桥的沪通长江大桥将正式通车,由此结束张家港没有铁路的历史。

当天晚上,张家港市人民政府网微信公众号刊发了关于光束汽车项目启动的文章。有读者留言写道:“我们港城自从‘牡丹’汽车凋零后,终于迎来了电动汽车大项目,新产业、新起点,期待中!加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