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新闻视频网欢迎你!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新闻 >

发改委划定风光发电收购底线 电站运营商早盘高开_第一财经 发改委划定风光发电收购底线 电站运营商早盘高开 第一财经 商业

发布时间:2016-06-01 来源:商业新闻视频网 浏览次数:

今天早盘,国内光伏和风电上市公司股价大幅高开,主因是受昨日发改委及能源局一则有关风光最低保障收购利用小时的通知有关。该文件恰为解决西部地区弃光弃风愈发严重的问题而来,其中专门要求各地区必须达到保障小时要求,否则不得新建风电、光伏项目。

最低保障收购政策到来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旷达科技(002516.SZ)、爱康科技(002610.SZ)、彩虹精化(002256.SZ)、协鑫集成(002506.SZ)、太阳能(000591.SZ)及天顺风能(002531.SZ)、金风科技(002202.SZ)等都纷纷位于上涨排行榜前列。而在香港市场,龙源电力(00916.HK)、顺风清洁能源(01165.HK)以及华能新能源(00958.HK)等也领衔H股,分别涨10.49%、8.4%和7.63%。

横盘许久的光伏及风电企业,之所以受到资本市场的短期追捧,源于5月31日国家发改委及能源局发出的一则通知。文件首次公布了风电和光伏的最低保障收购利用小时数,从而希望借助各方力量力推风电上网,减少弃光弃风现象的发生。

这份文件名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及国家能源局关于做好风电、光伏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称“文件”),已下发至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内蒙古电力及多个电力巨头(如华能、大唐、华电、国电投等)。文件重点提及,光伏发电重点地区的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在1300小时至1500小时之间,风电则位于1800小时至2000小时之间。

同时发改委及能源局强调,各地要严格落实规划内的风电及光伏保障收购电量,确保这些电量以最高优先等级优先发电,严禁对保障范围内的电量采取由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向煤电等其他电源支付费用的方式来获取发电权。

此外,保障性收购电量应由电网企业按标杆上网电价和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全额结算,超出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的部分应通过市场交易方式消纳,由风电、光伏发电企业与售电企业或电力用户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进行交易,并按新能源标杆上网电价与当地煤电标杆上网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的差额享受可再生能源补贴。

文件要求,各电网于今年6月底前与风电、光伏企业签订2016 年度优先发电合同,保障政策可以在今年正式执行,对于未满足最低保障发电小时要求的地区要按照《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办法》进行补偿。

运营商获利好

中泰证券新能源的一位分析师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文件提及,鼓励各地提高保障目标,未达到最低保障要求的省市也不得再新开工建设新的风光项目,“该文件可看作是对可再生能源优先上网和保障性收购的定量性约束文件,具体保障力度大幅超出预期。新能源企业自2015年中限电问题开始暴露并愈发严重,同时2016年因为国内风电、光伏行业均开始由高速增长期走向平稳成熟发展期,市场对于风光板块预期较低,此次能源局和发改委重拳出击保障较好的上网小时数,对于限电问题或有较大改善,未来随着政策的执行将影响风光运营的盈利。”

长江证券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电站分布于新疆、甘肃、宁夏、青海及内蒙古较多的上市公司有旷达科技、天顺风能以及林洋能源、金风科技、京运通、中利科技及东方能源等,“文件出台后西部电站运营企业直接受益,尤其在甘肃、新疆等地区电站占比相对较高的企业。以2015年甘肃地区风电、光伏发电小时数为例,分别是1184、1061小时,与保障性收购发电小时数分别相差620、400-450小时左右,发电小时数提升空间明显。 2015年,新疆地区风电、光伏发电小时数分别为1571、1107小时,与保障性收购发电小时数分别相差250-350、250-400小时左右。据我们的测算数据,在70%杠杆下,对于新疆、甘肃等三类风资源的风电场,发电小时数每提高100小时,电站IRR可提高1.5%左右,每百MW电站可提升利润水平约500万元。”

近年来,光伏和风电装机在不断提升,加之电力输送通道正在建设、火电装机仍在新增等多重原因影响,导致弃风弃光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国家能源局消息称,一季度全国风电累计并网容量达到1.34亿千瓦,同比增长33%;同期全国风电上网电量55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1%;平均利用小时数422小时,同比则下降61小时;风电弃风电量192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26%,同比上升7个百分点。“三北”地区平均弃风率逼近40%,内蒙古弃风率为35%,甘肃为48%,吉林为53%,宁夏为35%,新疆为49%。

在今年一季度同期,全国累计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5031万千瓦,同比增加52%。一季度光伏发电量118亿千瓦时,同比增加48%。然而,全国弃光限电约19亿千瓦时,主要发生在甘肃、新疆和宁夏,其中甘肃弃光限电8.4亿千瓦时,弃光率39%;新疆(含兵团)弃光限电7.6亿千瓦时,弃光率52%;宁夏弃光限电2.1亿千瓦时,弃光率20%。

多重因素影响风光消纳

国家发改委及能源局的上述新文件,就是为了解决弃光弃风更加严重的这一问题而来。

就在今年5月25日-26日,国家能源局西北能源监管局相关领导带队前往榆林,开展了新能源并网运行情况调研。其间发现,当地并网的小火电装机为523万千瓦,而国网陕西公司榆林地区接入的新能源装机预计年底可达453万千瓦,地电榆林电网接入的新能源装机在年底可达153万千瓦,然而榆林地区的电力最大负荷只有600万千瓦,因此当地的弃光弃风现象可能会加剧。

新能源装机规模快速增长,电网建设滞后、用电负荷大幅下降等都使新能源的消纳空间受限,榆林电网的主网架薄弱,并网小火电容量大,电网调峰能力有限等是当地存在的主要问题。调研后有关领导也提出,电网企业尽最大能力做好新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工作,新能源企业要适应弃风弃光的新常态,而有关各方也要加快推进榆林小火电关停力度,挖掘电网调峰能力,提高电网消纳新能源水平。

事实上,风光装机提升的同时,火电的新增装机没有停步,这也是影响整个新能源消纳的掣肘之一。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就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今,全社会每年的用电量都在5.5万亿千瓦时左右,目前也没有出现电荒等拉闸限电的情况。因而目前的15亿千瓦总装机已可满足未来几年的电力市场需要,甚至可能会过剩。但“十三五”期间每年还会新增的1亿多千瓦装机发电,这部分新增装机的发电该去向何方?更遗憾的是,我国每年的新增装机中火电仍然占比过高:2015年,新增火电装机超过6000万千瓦,而光伏、风电、水电各不到2000万千瓦,预计“十三五”期间,火电还将至少增加2亿千瓦装机。他说道,节能减排目标和生态环境的压力也需各方在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上继续大幅提升,我国已向全世界承诺了具有挑战性的减排目标,应加大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开发力度,确保未来的新增装机以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为主。

文章导读: